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图片新闻
化作春泥更护花——中国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工作掠影
发布时间:2019-09-03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一个生命逝去,数个生命重生。这不是神话传说,而是一个个每天都在发生的奇迹——人体器官捐献,让衰颓的生命重新蓬勃。

“参与、推动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工作”是中国红十字会的法定职责。截至2019年7月31日,全国已有1453045人登记捐献人体器官,累计实现捐献24949例,捐献器官71239个。

数字背后,是一个个关于生命与希望的温暖故事。

捐献者:我终将离去,但大爱不朽

“把爱给你,千万个爱来到我心里/把爱给你,爱的翅膀飞过千万里/把爱给你,找到生命的意义/奉献,才是快乐的开始。”

2019年5月12日,广东深圳,姚峰含泪朗诵女儿姚贝娜原唱的公益歌曲《把爱给你》,父女俩通过屏幕隔空合唱,催人泪下。人们不由再次想起那个善良、爱笑、爱唱歌的年轻女孩。

活着,敢奋斗、有尊严、有希望;离开,很静美、有温度、有印记——这是千千万万器官捐献志愿者的心声。

近年来,在中国红十字会积极参与、大力推动下,“器官捐献”已不再是陌生话题,这项“让生命接力前行”的事业,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认可。

2019年3月,山东省莱州市粮建小区迟宗琳一家5口来到市红十字会,签订《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书》,自愿在去世后捐献全部器官。迟宗琳一家的爱心行为,在莱州掀起了一股文明之风。 

5月21日,湖南省长沙市浏阳市淳口镇高田村,88位村民做了一个刷新传统丧葬观念的决定——集体签署志愿书,在去世后捐献遗体器官。

“人死了什么都带不走,如果能救别人,何乐不为?”56岁的高田村村民朱际葵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后,妻子周世贵和儿子朱涛也在一旁填表,签下遗体器官自愿捐献协议。

8月6日,青海省海南州贵南县完秀寺僧人仁欠本来到省红十字会,登记成为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这是青海省首位宗教界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

仁欠本今年26岁,家境贫寒,自幼出家为僧。父母从小教育他要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做好人。他说:“成为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

2016年9月23日,13岁女孩果果突发疾病离世,全家做出捐献孩子有用器官的决定。两年后的5月12日,果果的家人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一盘来自女儿器官接受者的录音带。

“这让我坚信女儿还活着。”果果妈妈说。如今,果果妈妈牵头成立了一支红十字心理志愿服务队,致力于为“器官捐献事业相关群体的心理支持”,支持器官捐献事业,关爱器官捐献协调员、捐献者家庭以及相关群体。

从捐献者家属,到捐献志愿者,再到器官捐献事业的推动者与传播者。果果妈妈说:“女儿的捐献,让我内心充满了能量和信心,我要做有意义的事,我要成为女儿的骄傲,我要让世界因为我而更加美好!”
受捐者:你在我梦里,也在我心里

受捐者:你在我梦里,也在我心里

器官捐献是一项链接生死的事业,饱含着志愿者的无私大爱,饱含着家属失去至亲的悲痛欲绝,也饱含着受捐者重获新生的欣喜与感恩。

吴玥

“第一年,我怀抱感恩;第二年,我学会了爱自己;第三年,我明白不攀比;第四年,我做到了抓机遇;第五年,我懂得取舍。我可以不成功,但是我要成长……”

这是器官移植接受者、南京女孩吴玥写给“放牛小弟”的第五封信。

2013年8月31日,26岁的吴玥在无锡市人民医院接受双肺移植。捐献者是一位广西男孩,在放牛时不慎摔落导致脑死亡,获得新生的吴玥,称他“放牛小弟”。

2014年8月,术后一周年,吴玥给自己、也给“放牛小弟”写了一封信,并约定以后每年都用这种方式向“放牛小弟”诉说自己的感谢、思考和际遇。

“我时常在想,那些器官捐献者,与我们这些受者素昧平生,是一个善举将我们的命运紧紧绑在一起。我们感恩、乐观、坚强,热爱生命,再努力地将爱心传递出去,以爱改变生命。我想,这正是器官捐献者及其家庭对我们的启发。”吴玥说。

在吴玥第二次进入手术室接受移植时,另一例器官捐献故事引发了社会各界热切关注。故事的主人公叫叶沙。

叶沙

“我是叶沙,叶沙的肺。”黑暗中,一个脸色黑黄、有些谢顶的中年男人慢慢浮现,右手放在胸口。他的暗红色球衣上用白色线条写着“YE SHA”“20”,胸口处简单勾勒出肺的模样。他叫刘福,湖南涟源人,是一名肺移植受益者。他的肺来自16岁的男孩叶沙。

2017年4月27日,叶沙因突发脑溢血不幸离世。父母捐献了他的心脏、肝脏、肺脏、左右肾脏和左右眼角膜,挽救了7个人。

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安排下,7人中的5人从湖南、江西来到北京,拍摄了一部宣传短片。片中,他们选择了叶沙生前最喜爱的篮球,组成了一支名叫“叶沙”的特殊球队。

48岁的刘福是叶沙的肺,在队里列20号;49岁的胡伟是叶沙的肾,列1号;53岁的周斌是叶沙的肝,列4号;13岁的颜晶、22岁的黄山是叶沙的眼睛,分别列7号、27号。五人站成一排,球衣上的数字正好定格在叶沙离世、他们获得新生的2017年4月27日。

“我们就是叶沙,叶沙就是我们。”周斌说,“我们是一个人。”

协调员:与时间赛跑,为生命续航

2018年1月,央视第三届全国电视公益广告大赛颁奖晚会上,器官捐献公益广告《妈妈的心跳》荣获专业组金奖。浙江省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曹燕芳作为特邀嘉宾接受采访。

“一开始做这个工作的时候,很多人说在中国推广器官捐献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随着工作的不断推进和媒体对器官捐献理念的不断传播,我们收获了很多感动。”曹燕芳说。

曹燕芳

曹燕芳曾是一名重症监护室护士,2010年转岗成为浙江省首位器官捐献协调员,从事协调员工作9年,2016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协调员。

1%,是曹燕芳当初给自己定的目标,希望在谈过的100个患者家庭中能有1个家庭同意捐献。9年时间里,曹燕芳协调见证了超过200例的器官捐献,记不清多少次在节假日、甚至是下着大雪的夜晚奔波在路上,多少次走进监护室、走进殡仪馆。记不清多少次在孩子期待的眼神中走出家门,甚至是在孩子生病需要照顾的时候,所有的时间安排都为了协调工作而妥协。

协调员面对的是失去亲人的家属,目睹他们失去亲人的绝望,感受他们在选择器官捐献时的挣扎。但是每一个成功的捐献背后,都是另外几个家庭重生的希望。

李霞

来自广西桂林的全国优秀协调员的李霞和曹燕芳有着相似的感悟。9年的协调员工作中,李霞已经记不清多少次独自夜归,工作到很晚;多少次饭桌前合家团聚时,放下碗筷立即前行。在她参与协调的300多例器官捐献中,无数次出入监护室、殡仪馆,又或是进出乡间民屋内。

李霞说:“每当电话铃声响起,似乎就能感受到一双双期冀生命的眼睛在注视、等待着我。”

9年协调员生涯里,作为爱与生命的参与传递者,李霞一次又一次地见证着离去与新生、绝望与期冀、放弃与坚守、欣慰与感动。很多感人的故事时常在她的脑海里盘亘:姐姐让弟弟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东北汉子给桂林留下了“最后的礼物”;父母挥泪让已逝去的孩子心脏,在另一个人的胸膛跳动……作为器官捐献者,他们的人生轨迹也许并不相同,但殊途同归的是:将大爱延续,在自己生命逝去的那一刻,实现另一个生命的重生。

“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作为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的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坚持与牺牲,帮助他人延续生命,这是多么自豪的事业,同时又是多么光荣和伟大的事业!所以,许多的协调员跟我一样,用心坚持,用爱坚守,面对天使一般的捐献者,看到那些因我们的努力而重生的生命,我们愿意时刻准备着!与时间赛跑,用爱为生命续航。”李霞说。

工作者: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器官捐献让深陷绝望中的人看到曙光,化素昧平生为血脉相连。生命接力,缅怀逝者,弘扬大爱,各级红十字会一直在不懈努力。

2016年清明节前夕,一只只千纸鹤从山城重庆翩翩起飞,飞往全球各地,又从各地飞回山城,于4月1日齐聚江南殡仪馆重庆市遗体器官捐献纪念园,成为人们寄托哀思与敬意的祈福之鹤。

这是重庆市红十字会发起的“博爱山城 纸鹤传情”遗体器官捐献者缅怀纪念活动,活动号召广大爱心市民和志愿者通过折叠千纸鹤、用A4纸书写心愿,然后以晒照片的形式缅怀遗体和器官捐献者,向他们致敬,为他们祈福。

活动收到了来自全国20余个省、市和地区,以及加拿大、法国、美国、英国、澳大利亚、葡萄牙、孟加拉、韩国、越南等10余个国家和地区传来的祈福,逾10万人参加活动。

近年来,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支持下,每年的3月31日,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联合相关单位先后在山东、江西、北京、上海、湖北、重庆举办全国人体器官捐献缅怀纪念暨宣传普及活动,全国各地红十字会也在清明节期间举办缅怀纪念活动,缅怀和纪念人体器官捐献者,树立良好社会新风尚,进一步推动人体器官捐献事业发展。

2017年11月,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出台全国首个区级关爱红十字生命文件《江干区关于推进红十字关爱生命工作的实施意见》正式实施,对器官、遗体捐献家庭定期居家养老服务、捐献者子女就近入托入学等与捐献者家庭及个人密切相关的问题,以文件形式予以明确。

红十字关爱生命工程不仅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赋予红十字会的法定职责,也是红十字事业‘人道、博爱、奉献’精神的具体体现和生动诠释,更是红十字组织区别于其他社会公益组织的显著特征。

江干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区红十字会会长朱君说。

除缅怀纪念、宣传推广、帮扶关爱之外,江西,重庆、福建、湖北、天津、云南、贵州等省(直辖市),以及南京、深圳等市纷纷出台遗体器官捐献条例,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开始驶入“有法可依”的快车道。

挽救垂危生命、弘扬人间大爱、展现人性光辉、体现社会文明进步,这就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人体器官捐献事业。衷心希望有更多的爱心人士、爱心机构加入到器官捐献事业中来,努力营造全社会支持器官捐献的良好氛围,共同推进器官捐献事业在阳光下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