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要闻资讯
浙江省红十字会启动人体器官捐献者困难家庭孩子助学活动 首批64人将获得捐助
发布时间:2016-08-19      来源: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每一位器官捐献者的离去,都是把“生”留给了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而把思念留给自己的亲人。家人们的生活也往往因为他们的离去变成了另外的样子。

“在人体器官捐献工作中,我们发现部分捐献者在离开世界、选择遗爱人间的时候,他们的家庭却陷入困境,他们的孩子由于失去经济上的支撑,生活和教育往往都陷入困境。”浙江省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高翔告诉记者,为了帮助人体器官捐献者困难家庭孩子,使他们能够接受正常的教育,浙江省红十字会启动实施了人体器官捐献者困难家庭孩子助学活动。

昨天,浙江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带着助学金以及助学物品,专门送到了宁波市北仑区的三位孩子手上——他们的爸爸帮助了很多陌生的家庭,而他们的生活并不轻松。

最让记者心疼的,是9岁的郝佳欣。这个来自黑龙江的小女孩,说话时带着一点点东北口音,和福原爱一样萌。

“叔叔,来抱一抱。”她看到记者之后,伸出双手,给了一个大大方方的拥抱。接着,每一位来看她的工作人员,都得到了一样的拥抱。

郝佳欣的爸爸在去年10月9日发生意外,10月14日离开了她,然后,爸爸的两个角膜、一个肝脏、两个肾脏,帮助了5个陌生人。

捐献器官的决定,是郝佳欣的妈妈李锦阳做出的。这位只有中学文化程度的45岁中年妇女的想法很简单,“反正最后火化,那就把有用的器官给别人吧。”

郝佳欣并不了解“器官捐献”这个词意味着什么,在决定捐献器官这件事上,李锦阳和女儿发生了一段对话——

妈妈:你想爸爸吗?

郝佳欣:很想很想。

妈妈:爸爸回不来了,如果捐献器官,他就能帮助其他人的爸爸了,你说要捐吗?

郝佳欣:那就捐吧。爸爸会在天上看着我们吧?

最后这句话,也是爸爸去世大半年来,郝佳欣最常对妈妈说的话。在爸爸去世之前,郝佳欣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她不按时睡觉,不好好吃饭,“那时候一点也不乖。”李锦阳说,因为爸爸很宠女儿,女儿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

现在,最坚强的后盾不见了,郝佳欣用“开朗”作为保护自己的盾牌,她和陌生人大声打招呼,用大大的拥抱和笑脸来表达感情,“爸爸平时就这样,我要像爸爸一样。”

为什么要选郝佳欣作为捐助对象?

因为爸爸不仅是她的精神支柱,更是这个家庭的顶梁柱。

在去世前,爸爸和妈妈经营一个小吃摊,每天赚四五百元,而现在,妈妈一个人承担不了小吃摊的运作,去宾馆当服务员,每个月收入只有2000多元,一家人租住在不到30平方米的单间里,郝佳欣还有一个24岁的哥哥,在打工,收入也不高。

“想着以后儿子结婚了,女儿大学毕业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李锦阳说,要达到这个目标,她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另两位受捐对象是10岁的王金江和8岁的王金星,这是一对兄弟,他们的爸爸在几个月前因为脑溢血去世,做出器官捐献决定的,同样是他们的妈妈。

“火化了啥都没有了,还是捐给有需要的人吧。”初中文化程度的李尧芳说,她也决定去世后捐献自己的器官。

这是一个从四川来宁波的外来务工家庭,租住在郊区,房租500元/月。兄弟俩从小学到工作,还有10多年的路要走,全靠妈妈一个月三四千元的收入。

昨天,高翔告诉记者,对人体器官捐献者困难家庭孩子的助学活动将分两批进行。

第一批是今年6月30日之前,第二批是今年七八月。

第一批一共有64人,义务教育阶段54人、高中教育阶段9人、大学教育阶段1人;按就读区域划分,在浙江就读的31人,省外就读的33人;按户籍划分,浙江省户籍18人,外省户籍46人。

第二批的人数正在统计当中,预计有二三十人符合助学条件。

助学标准是这样的——

1、义务教育阶段:1000元/学期/人;

2、高中及同等学历教育阶段:1500元/学期/人;

3、大学专科或本科教育阶段:2500元/学期/人。

助学基金,一部分通过协调员的捐款、微店等形式筹集;一部分是在腾讯乐捐平台筹款;一部分是由宁波市镇海区政府的“爱跑基金—博爱项目”提供;一部分是英国贝茨勋爵“为和平行走”的善款。

浙江省红十字会将争取更多的社会支持,帮助孩子们完成他们的学业。他们的爸妈让更多的爸妈留在了孩子身边,而他们理应过得更好一些。

他们把“生命”留给了陌生人 如今,他们的孩子需要更多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