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要闻资讯
上海市瞿大我--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服务总队
发布时间:2015-07-13      来源:上海市红十字会

坚持学习聚底

2014年5月15日,由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报刊社主办,在嘉定区举行了“‘两论一动’与红十字事业发展座谈会”。在会上研讨发言的除了红会领导以外,就是有关专家学者,其中仅有一位是红十字志愿者,他发言的题目也直接切中主题——“‘两论一动’推进志愿服务团队建设”,所以特别引人注目!他就是嘉定区的退休教师瞿大我。在此之前,他已连续几年多次在上海市红十字会举行的重大活动中作经验交流,接受主持人现场采访,多次在有关报刊上发表文章。一位退休人员为什么在短短几年中,就能对一份全新的公益性工作如此敬业、如此熟悉。因为,瞿大我曾经是教育系统一位党员干部,几十年的实践和磨炼,使他养成了与时俱进的价值取向和学习习惯;使他具备了坚定的政治信念和深厚的理论修养;使他形成了密切联系群众和求真务实服务群众的优良作风。

瞿大我的老岳父——今年98岁的徐行镇政府退休干部,在8年前冲破世俗影响,作了遗体捐献登记。在老人的感召下,他在退休前和妻子李瑛做通儿子和儿媳工作,也双双登记加入了志愿者行列,并在不久成立的“春蚕之家”联谊会中分别担任副会长、嘉定镇组组长。瞿大我有很强的学习意识,他克服了1600度深度近视和老年白内障矫正视力0.2都不到的严重不便,主动、刻苦、系统地学习了红十字相关政策、法规、理论、经验等,夯实自己从事一项新工作所必需的理论储备,集聚创新工作的底气。

瞿大我是怎么学习的呢?从妻子的角度看丈夫应该是比较客观的。妻子李瑛曾经在创学习型家庭征文活动中写过一篇《丈夫的眼睛》,让我们一起分享一下几个片断:

“丈夫有一个坚持了四十多年的学习习惯——每天用剪刀‘看’报。不管工作再忙,人再疲劳,他几乎每天都要花一两个小时将一大叠报刊杂志翻阅一遍,发现重要的精彩文章都要剪下来,分类保存起来。如果时间允许,当天临睡前再挑选几篇细细品味。平时如果工作或研究需要,他还会选择有关专题文章反复研读。”

“针对自己的病眼,丈夫还发明了‘以听补眼’、‘听书’的办法,经常用录音机(后来用录音笔)将重要的报告、讲座,以及好的课、好的广播、电视节目录下来,一边休息,一边听,这样不但眼睛不会疲劳,而且重要的内容可以反复听;不但自己听,他还会组织大家一起听,一起学习。”

妻子在文中最后一段话特别有意思:“退休后的几年,我发现家里存放各类奖状和书籍的抽屉里,又增添了二十多本荣誉证书和报刊文集,我在佩服和惊喜的同时,看到他不断增厚的眼镜片,也添了几分担忧。”
                       

热情宣传扬正气

瞿大我十分清楚加强红十字文化传播,提升红十字公信力的重要作用,他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坚持主动承担了大量宣传任务,为嘉定红十字会开创了一系列的“第一”。

为了进一步弘扬“人道、博爱、奉献”的红十字精神,瞿大我下决心自己创作一首歌。于是他“六十岁学吹打”,像小学生一样从启蒙读本《怎样写歌词》学起,还不断向音乐专业人士求教,花了几个月时间,反复修改稿子,终于与作曲家易凤林一起创作出了嘉定区遗体捐献登记者联谊会会歌——《奉献让我们快乐》。2010年11月16日,在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红十字会会长华建敏等领导视察嘉定红十字工作的会上演唱了此歌,使与会领导大受感动。后来,上海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马强亲自将歌名定为《生命之歌》,被众多新闻媒体称之为“全国第一首为遗体捐献者而唱”的歌,在市、区各纪念活动中广泛传唱,被市遗体捐献者纪念馆定为展览背景音乐,各遗体接受站举行遗体捐献者告别仪式时将之取代哀乐播放,为传播红十字精神,弘扬社会新风发挥了积极的作用。2015年,他再次与易凤林合作,创作了本市第一首红十字青少年之歌——《红十字精神伴我成长》。

瞿大我还协助红会领导,担任执行主编,创办了本区红会第一份报纸——《春蚕之家》(2012年起改版为《嘉定红十字》报,至今共编印29期);

他整合社会资源,亲自担任队长,建立了本区第一支红十字文艺宣传志愿服务队,连续4年在市红十字会举行的重大宣传活动中承担主要演出任务,在全区各街道、镇和社区、基层单位巡回演出50多场次;

他参与筹备,协助成立了本区第一个红十字宣讲团,2012年担任副团长,2015年担任团长,三年来,宣讲活动在全区蓬勃开展;

他负责将2000年之前20年区红十字会7000多页文书档案作了整理归档,编写了4万多字的目录,为编辑出版本区第一部《嘉定红十字历史编年实录》(70余万字)打下一定基础;

他在世博会期间,担任执行主编,编辑出版了本区红会第一本征文集——《爱的传递》;

他连续4年,协助红会领导,组织开展“遗体捐献工作宣传月”活动,参加市纪念日演出,接受电视台、电台专访,编撰《嘉定报》专版、红十字报专辑;

他参与上海市红十字遗体捐献志愿服务总队成立的筹备工作,担任副队长,承担了上海市开展遗体捐献工作三十周年征文活动的征文收集、评比工作,并担任责任编辑,负责征文集《大爱三十年》的编辑出版工作。

瞿大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称自己是红十字事业发展路上的一名“铺路工”和“吹鼓手”,要永远为红十字事业发展填坑夯基,摇旗呐喊。他这样说了,而且坚持这样做了!

服务群众接地气

“春蚕之家”联谊会是本区遗体捐献登记者自我组织、自我学习、自我服务的平台,会员中绝大多数是退休老人。瞿大我夫妇俩退休后也以志愿者为核心,建立了新的“朋友圈”。坚持与100多位会员保持联系,为他们服务;他俩还坚持和有特殊困难的会员建立结对帮扶关系,为最需要帮助的群众排忧解难,送去关爱。

联谊会成员中有一位今年86岁的沪剧艺人老顾,因十分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一直很难解决,是个上访“专业户”,家庭生活困难,思想情绪很不稳定,甚至几次想自杀走极端。瞿大我与妻子不知多少次自费购买了慰问品上门探望,与老顾促膝长谈,并充分发挥他的沪剧创作和演唱专长,在联谊会多次重大活动与其共同创作,让他作表演,稳定他的情绪。在近五年时间中,瞿大我几十次对他进行家访做工作,胜过亲人般地从各方面关心老顾,并顶着来自各方的压力,利用各种渠道,为老顾呼吁,一次又一次地帮老顾写材料,通过合法途径上访、投诉,在相关部门的关心下,终于帮老顾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如今,老顾已经与瞿大我成为“忘年交”,把他当成自己人,家里有什么事情都会在第一时间找他倾诉、请他帮忙。

联谊会里还有一位女士,儿子因为患了不治之症去世。当时,她简直没勇气再活下去,眼前一片黑暗。每天最想做的事就是默默地守在儿子的灵台边上流泪,轻轻地无声地跟儿子说话。家中兄弟姐妹们都很害怕,不知用何方法能把她从失子的阴影里拉出来。自从她加入了“春蚕之家”联谊会以后,一切都改变了。以下,我们分享一下她写给瞿大我夫妇的信:

“一路走来,你们想方设法劝我走出失子的伤痛参加社会活动。不管多晚,大姐总是会打电话通知。(你们年长我几岁,我心里一直尊你们为大哥大姐)大哥也是不管多忙,总是在我需要帮忙时帮助我。几年来一直如此。每年过年大哥和大姐总会发短信拜年问候,这种友情和亲情是用金钱也买不到的,更别说像我们这种因病而致贫人家了。在大哥、大姐的帮助引导下,我心情比以前好多了。在你们无私的关心下,我一定会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活动,回报社会、回报你们的关心。” 

瞿大我夫妇助人为乐的故事举不胜举。最近几年,受他俩直接介绍和影响,登记加入遗体捐献志愿者队伍的就有100多人,为嘉定遗体捐献志愿者队伍的壮大,为扩大红十字的社会影响力发挥了重要作用。

坚持学习聚底气,坚持宣传扬正气,坚持服务接地气。这就是一位退休教师、一位红十字终身志愿者、一个老共产党员人生价值的新追求!

(原标题为《一个老党员的新追求》上海市红十字会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