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爱心传递
向生而死!奉献生命,换一种方式在世上“活着”
发布时间:2019-09-12      来源:澎湃新闻

有人说,人的一生,就是向死而生的过程,接受我们终将死亡的未来,才能活出多彩的现在。

今天,代大明和他家人的选择,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抉择——向生而死,奉献生命,换一种方式在世上“活着”。

▲代大明的姐姐(左)与妹妹

2019年8月23日上午,郑州人民医院,代大明的家属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确认登记表上,签字并按下指印。

如果不是那场意外,这个爱笑,爱交朋友的49岁农民工,白天依旧会在工地上班,晚上会给工友们放电影。

代大明来自驻马店,一直在郑州的建筑工地打工。8月11日上午,意外来临,代大明在建筑工地上工作时,不幸从高空坠落,导致了严重的颅脑损伤。

“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姐姐代芝泣不成声,靠在同样伤心的妹妹代越芝肩头。49岁的代大明,幼年经历丧父,后又逝去母亲,他甚至没能拥有一段婚姻,孑然一身,只有姐姐代芝、弟弟代小明和妹妹代越芝。
接到意外的消息后,他们紧急赶往郑州,并被告知,虽然做了手术,但因为伤势太重,代大明生存的希望十分渺茫,并于意外第二天进入了脑死亡状态。

生死契阔,阴阳两隔!

▲代大明弟弟的凝望与期盼

想起代大明曾向姐弟们表达过无偿捐献器官的意愿,亲属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捐出他“可用的器官”——双肾。

“听我哥说起过,他一个人很孤单,如果以后出现意外,愿意捐献器官,能做好事就做好事,让朋友知道我去了。”代小明说。

▲代大明的胶片放映机

代大明爱笑,爱交朋友,是个十足的热心肠。多年前,他在村里给村民放电影,老式的胶片放映机伴随着无数村民的记忆。到建筑工地后,代大明继续给工友们放电影,让大家在工作之余休闲娱乐。

为两名尿毒症患者带来新生

8月23日上午,代大明的姐姐、弟弟、妹妹三人签署了器官捐献登记表,同意将代大明能够使用的器官捐献给有需要的人。

▲捐献书上的泪珠

“代大明是2019年郑州市第125位人体器官捐献者。经过相关医学指标评估,大明的两个肾脏符合捐献标准,将为两名尿毒症患者带来新生。”郑州市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朱金磊说。

在签署器官捐献登记表的现场,家属们强忍悲痛,代越芝说:“我哥哥是在做好事,他的肾救了别人,我们觉得他还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生命还在延续,心里会宽慰一些。”就像一条河流拥抱另一条河流,一个生命消逝了,但很快会流向另外2个生命。他们将替代大明,好好活着。

▲代越芝与哥哥告别

“哥,我们三个完成了你的心愿,遵从了你的意愿,走好,走好……”代越芝代表哥哥姐姐,来到重症监护室与代大明进行告别。

8月23日下午,代大明从ICU病房转入手术室,在进行器官获取手术前,医务人员为他举行了告别仪式。

随后,郑州人民医院器官获取组织顺利完成了代大明两个肾脏获取手术,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葛亚辉介绍说:“代大明捐献的两个肾脏将根据中国人体器官分配系统,会捐献给需要的患者。”

当死亡不可阻止,生命无法再完全,至少器官捐献能让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延续。

器官捐献背后的数据

没有器官捐献就没有器官移植,就没有新生命的诞生。

事实上,器官供给是最关键的掣肘因素。自 2015 年 1 月1 日起,公民逝世后的器官捐献已成为我国器官移植供体的唯一合法来源。

器官捐献不仅仅是医学问题,更是复杂的伦理情感问题,受传统观念影响,人们对器官捐献的接受度并不高,且家属是决定器官捐献成功与否的关键,他们不仅承受亲人逝去的痛,有时还有外人的质疑与不解。

但近年来随着器官捐献理念的宣传与普及,人们对器官捐献的接受度逐步提高。2018年,中国器官捐献、移植数量均居世界第二位,器官移植患者生存率等质量指标已与国际水平持平,部分指标明显优于国际水平。

据河南省红十字会数据,截至2019年3月,河南省已登记遗体捐献志愿者3159人,实现遗体捐献482例。登记器官捐献志愿者12867人,实现器官捐献1385例,捐献大器官4046个,眼角膜81对,受益人数达到4123人。其中,2018年河南实现人体器官捐献357例,捐献大器官1025个,1025个人自此获得新生。

器官移植可以称得上医学界百年以来的大成之作,拯救了不计其数的终末期器官衰竭病患,然而时至今日,改变人们传统的观念,提高人们对器官捐献的认可度,仍是器官移植的重中之重。

后记

许多人教过我们怎么来到这个世界,怎么和世界和平相处,却没有人告诉我们,怎样面对死亡?

于是在发文前,笔者在一个微信群内做了简单的调查,问了两个问题:

一是死亡意味着什么?他们各抒己见。

一位医生告诉我,死亡意味着灰飞烟灭,意识消亡,生命就是一个从有机物回归到无机物的过程。

一位诗人告诉我,死亡意味着肉身旅途的结束,灵魂行程的开始。

一位新婚的朋友告诉我,死亡意味着不能吃妈妈做的饭,永远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了。

一位爸爸告诉我,死亡意味着大声哭泣,妻离子散,家庭的解散,心灵悲伤的开始。

二是生命意味着什么?这次他们竟然有了统一的意见——

生命意味着希望。

没错,就是希望,有了生命,一切就有了希望;但当生命创伤无法逆转时,器官移植或许给了我们一种延续希望的可能。

正如泰戈尔所言,“世界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

对捐献者来说,死亡,是另一种意义的重生;对家人来说,至亲不曾离去,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在世上活着。

(资料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