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爱心传递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发布时间:2019-05-31      来源:上海市红十字会

轻轻走过,悄悄看过,无意瞥一眼惊鸿的颜色,随着巷口的老猫湮没在无声中,爱这巷,爱这楼阁,爱这轻缓的脚步,落在石板上的踢踏,喜欢看你的身影随我远去,目光牵着你的笑,飞洒的柳絮勾勒你的轮廓,在茫茫烟波中,你留下残红染了梅花,在渺渺云雾中。

笔墨纸砚依次排开,五岁的小俞(化名)正在认真习画,在洁白的宣纸上,秋色中的菊花绽放地分外热烈。

小俞是个特别活泼的男孩,望子成龙的父母为了让他修身养性,便带他去见了一位教习国画的老师。没想到,刚到教室,墨香与光影便彻底征服了小男孩,原本闹腾的孩子一下便安静了下来,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正在作画的年轻老师,惹得对方一阵害羞脸红。

功夫不负有心人。东去春来,无论是山水还是花鸟题材,他都能挥毫泼墨,画出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而小俞的才华也渐渐走出了家庭与教室,获得了更多人的肯定。小俞的进步让他的母亲十分欣喜,愈发把这个聪颖的儿子视为宝贝,他的父亲偶尔回家亦颇感欣慰,虽然作为一个不苟言笑的军人,他从未郑重开口当面表扬过儿子。若是遇上亲朋好友赞不绝口,他也只是点点头,偶尔附上一两句“不错”、“还行”。年轻的小俞很快收获了各类他所在城市甚至是国内的大奖,他的一幅菊花图更是一举夺得国际铜奖,沉甸甸的奖牌一直陈列在家中的橱窗中,每当看到它,小俞便会想起那段年少时苦心学画的美好时光。

随着升学的压力,小俞很少再有时间与心性拿起画笔,只是偶尔还会怀念当年的笔墨纸砚。小小的娃娃已经出落成了高挑阳光的大男孩,而儿时播下的艺术种子已然扎根于内心深处,虽是理工科学生,他最终在选择专业时,毫不犹豫选择了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

当他与同学们一起挑灯夜战画图纸时,常常感到亲切,画卷铺开,下笔如有神。在他的笔记本里,一直夹着当年那幅获奖菊花图制作的书签。夜深人静,当他无意间看到并婆娑着花朵,总会想起陶渊明的诗句:“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而作为花中四君子的菊花之恬然自处的品格,也成为他生活的写照。

同寝室的哥们都特别羡慕他的才气,纷纷向他讨教学霸心得,渐渐地其他同学也闻风而至。而热心肠的小俞也从不拒绝尽心相助,于是这个阳光大男孩在学院里特别有人气,曾有不少姑娘暗自倾心于他,而热爱学业的小俞志在远方,并不为所动。最终,在2018年7月,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顺利拿下了四川南方高速公路公司伸出的橄榄枝,离家前往泸州踏上了让他人艳羡的工作旅程

刚刚进入工作岗位的小俞分外忙碌,一贯积极乐观的心态陪伴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全心奋战的日日夜夜。单位领导和同事都认为他是个积极上进、认真负责的好苗子,他想把这份工作干得红红火火,像父亲一样,找到奉献一生的事业追求。父亲是军人,虽然儿时很少有时间陪伴他成长,亦对自己十分严格,吝惜一切赞美的言辞。然而他仍能深切地感受到如山的父爱,沉默不语,内心热烈的情感早已波涛汹涌。父亲在军人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干了一辈子,从驻守高原都归来负责看守所,皆是尽心尽责。在父亲刚毅而严厉的外表之下,有一颗极为柔软的内心,不仅对于家人,甚至是所管辖狱中的罪犯,如若是家中遇上困难,父亲亦会出手相助。小俞将父亲作为自己的榜样,十月,父亲就将光荣退休,为职业生涯划上圆满的句号。

孝子报喜不报忧。在想家的时候,小俞会与父母通电话,只说一切都顺利,大抵是因为水土不服,身体稍有小恙,应该并不打紧。然而,身体的信号却愈来愈明显,小俞变得食欲不佳、精神萎靡,四肢无力,甚至浑身冒汗,一向身体硬朗的他,虽仗着年轻充满活力,也渐渐扛不住了。一路辗转求医,噩耗从天而至,不知何时,肿瘤已经在这位少年的颅内安了家,并吞噬着他曾经健康强壮的身体。

十月初的时候,正值秋光绚烂,早菊已漫山遍野开得热闹,小俞特意赶回家与姐姐一起给父亲办六十大寿,恭祝父亲退休,从此可以颐养天年。虽然身体不适,但小俞仍然忙前忙后,想为家里分担更多。

在饭桌上,母亲捧着他的脸蛋心疼地说:“小俞,你瘦了,工作太辛苦,也要注意身体啊。”父亲则拍了拍他的肩膀:“儿子好样的。”

觥筹交错、互诉衷肠之后,一家人都极是高兴,以至于忘了正襟危坐照一张全家福。

谁都不曾料到,在这餐团圆饭后,全家便失了平静。

病来如山倒,小俞的身体状态急转直下。几天后,他便不得不放下心爱的工作,住进了病房。病历就像判决书,让全家一阵心惊:肿瘤位于中枢神经和脑垂体之间,然而情况复杂,并不能确认肿瘤的性质,手术亦不能贸然展开。

透过病房外的窗户,看着日渐虚弱的儿子,小俞的父母心急如焚,忍不住潸然泪下。然而每当走进病房,他们立即抹干眼泪,强装坚强。一向严肃的父亲第一次拉起儿子细了一圈的手臂,鼓励儿子要积极配合治疗。乐观的小俞高兴地说:“爸妈,等我的病好了,继续好好孝敬你们!”

然而,病魔的力量还是一天天强大起来。几天后,小俞几乎已不能进食,想吐却没了力气,他试图将手伸进嘴里抠,母亲死死地把他的手压在床上。她强忍着泪水说:“不要哭,要坚强,你会挺过来的。”

他们相信,一切如暴风骤雨,很快,不幸的阴霾会散去,他们的儿子会重新站起来,像战士一样坚强,像菊花一样傲立风霜。

然而,事与愿违,小俞还是一天天虚弱下去,放疗的效果并不理想,疾病的确诊仍无定论,希望已然愈来愈渺茫。为了生命的最后一搏,几周后,父母带着他来到了上海华山医院。然而,刚住进病房2个小时,病魔再一次以摧枯拉朽之势袭击了这位年轻人,小俞陷入了昏迷,转到了神经外科监护病房。8个小时,16个小时,24个小时,36个小时,48个小时,60个小时,无论医生团队如何牵挂如何努力,小俞却始终没有再醒来。

从四川到上海,小俞的父母收到了第四张病危通知书,希望再一次降到冰点。

在无限悲伤中,老两口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军人父亲握着医生的手,含泪向医院提出了请求:“我知道,孩子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我们有两个愿望,你们能不能帮我们实现?第一,我们憎恨这个夺去孩子生命的疾病,但孩子的诊断至今不明,我们希望能做尸体解剖,搞清颅内肿瘤的性质,也算最后为医学做点贡献。第二,一个家庭失去孩子是非常痛苦的,我们希望能无偿捐献孩子所有能用的器官,让别的家庭不要再承受我们的痛苦。”

“我们郑重地答应你,焦爸爸。”身材同样高大的医生眼眶也湿润了,握紧了对方的双手。

当军人父亲说完这些,坚强的硬汉背过身去,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与妻子抱头恸哭。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小俞的母亲失声痛哭:“儿子,别怪爸妈残忍,替你做这个决定,我们相信你也有这样的心愿,爸妈替你完成……”

晚上九点,年轻的小俞被死神夺走。而他年轻而健康的肝脏、肺脏、肾脏和角膜却留了下来,成为最珍贵的生命礼物,给6个素昧平生的病人和家庭带来了新生的希望。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向小俞告别,母亲早已泣不成声。在整理遗物时,看到小俞所画的菊花大奖作品时,父亲再一次老泪纵横:“儿啊,老爸欠你一个表扬!”而当姐姐看到了弟弟在笔记本上摘录的诗句:“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不禁喃喃自语:

“弟弟,虽然我们很悲伤,但我想,做了这个决定,应该是懂你的。你会热爱这样的生活,像陶渊明一样怡然自得,在秋日绽放,将最美好的花瓣与露珠留于人世。”

(资料来源:上海市红十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