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爱心传递
不同群体的相同决定,他们集体成为志愿者
发布时间:2019-05-28      来源:华声在线

瑞安市33名乡村志愿者集体登记成为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

5月8日是第72个世界红十字日,在瑞安市的山区乡镇——平阳坑镇,有33名乡村志愿者集体登记捐献人体器官(遗体、角膜),成为了光荣的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这是迄今为止全市启动人体器官(遗体、组织)捐献工作以来,集体登记人数最多的一次。在活动现场,志愿者们还成立了善德红十字志愿服务队。

33名器官捐献志愿者多来自乡村

 

心灵的高尚,绝对无关一个人的出身、社会地位、文化程度。记者观察到,在志愿者们登记填写的人体器官(遗体、组织)捐献志愿书上,他们的年龄多为70后,文化程度有小学、有大专,更多的则是初中,户籍一栏显示他们是来自平阳坑、顺泰等乡镇村民。

一位名叫沈兴贤的志愿者,在职业一栏中填了“种田”。他笑着告诉记者,自己文化程度不高,初中毕业,曾靠种田为生,现在跟朋友在外地合伙做生意。没出去打理生意的时候,沈兴贤就在家里参加公益活动。这让他感觉人生价值有了更高的体现。对于此次参加器官捐献登记,他说:“死后还能为他人做出贡献,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在集体登记活动中,有一对70后夫妻。妻子苏爱珍娘家就在平阳坑,如今在仙降经营一家点心店,他的丈夫曾一龙是瑞安公用集团的一名员工,之前他们就跟着郑雪蓉一起做公益活动。“前几天,雪蓉来店里问我们愿不愿意参加器官捐献登记?”苏爱珍当下就一口答应了,“我怎么不愿意啊!死后留下器官,既救活了别人,也是延续了自己的生命。”

郑雪蓉告诉记者,4月30日这一天,她召集了31名志愿者登记器官捐献。到5月8日登记这一天,又有2名志愿者主动加入登记的队伍,这让她感到很欣慰:“社会文明在不断进步,即便在农村,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和支持这项爱心事业。”在完成纸质的登记仪式后,33名志愿者随后在各自的手机里用微信打开“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完成了最终的志愿登记。

愿更多的人收获生命的礼物

在活动上,志愿者们观看了器官捐献的公益片。爱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这样的善举,值得铭记。

瑞安市自2010年启动人体器官志愿捐献工作以来,累计实现人体器官(遗体、角膜)志愿捐献登记230多例,成功实施人体器官(遗体、角膜)捐献22例,拯救了40多位器官衰竭患者的生命,让40多位失明患者重现光明,为医疗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这些数字的背后,代表很多个家庭无助的泪水,也意味着很多个家庭重绽笑脸。同时,也离不开器官捐献协调员和器官获取团队的坚守与关爱。

虽然为器官捐献和移植事业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但由于各种原因,常常造成最后不能捐献的遗憾。”瑞安市器官协调员金玉如说,“很多时候亲属有捐献意愿,但因为犹豫不决,或者家族中有人反对,等到最终决定捐献器官时脏器功能已经衰竭导致无法完成心愿。器官捐献事业依然任重而道远,我们呼吁全社会加大对器官捐献事业的投入和宣传,只有全社会都来支持和促进器官捐献事业的发展,才能让更多人得到生命的礼物。”

 

北京大学天津校友会集体报名成为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

 

《天津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自5月1日起正式施行,为响应条例中鼓励自愿捐献人体器官的号召,弘扬“人道、博爱、奉献”的红十字精神,5月11日,北京大学天津校友会与天津市红十字会、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共同举行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签字仪式,20余名校友成为人体器官志愿捐献者。北京大学天津校友会会长、原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高绍林,市红十字会党组成员、副会长于慧斌,市第一中心医院副院长王春革等领导出席签字仪式。此活动是市红十字会2019年“红十字博爱周”系列活动之一。

 

2013年3月,全国首部专门针对公民逝世后人体器官捐献的地方性法规《天津市人体器官捐献条例》正式施行。将红十字会参与人体器官捐献工作作为法定职责,提出“本市鼓励捐献人体器官”,并对捐献者权益保障、多部门职责分工、协调员工作开展等方面进行了明确规定,有效促进天津市捐献事业发展。时任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的高绍林主持了条例的起草修改工作,他表示:“人体器官捐献是解危救急、延续生命的一项公益事业,更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一个标志。《天津市人体器官捐献条例》实施6年来,我市捐献人数逐年递增,在法律、政策、队伍、宣传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北京大学众多在津校友纷纷表达了器官捐献的意愿,希望今后更多的参与到红十字会的各项公益事业中来,为服务校友、服务母校、服务天津、服务社会做出新的贡献!”

截至2019年4月底,天津市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报名人数已累计突破8000人,实现成功捐献954 例。

长春市58名老兵举行遗体捐献签字仪式

爱在“5·8”

他们曾经把最美好的青春献给国防事业,无怨无悔。现在,他们又将自己的全部献给祖国,献给社会,献给深深爱着的这片黑土地,他们依旧无怨无悔……5月12日,长春市老兵遗体捐赠签字仪式在长春市农博园举行。吉林省退役军人事务厅思想政治工作处负责人隗公海、长春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王大雷出席此次活动,58名老兵在这一天登记成为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

“饮水思源,感恩党和人民,传承大爱,延续生命……献完青春献终身,我们无怨无悔!”

今年68岁的老兵刘开明在遗体捐献签字仪式上代表58名老兵发言,讲出了老兵们的肺腑心声。在“五·八世界红十字日”博爱周,58名不忘初心的老兵共同喊出了“献完青春献终身,大爱无疆葆本色”的口号,共同决定在百年之后将遗体捐献给国家,继续为国家的医学事业作出贡献。

据长春市老兵遗体捐献志愿者团队发起人——退伍老兵杨海波介绍,参加今天仪式的58名老兵分别来自全市各军兵种,老兵们戎装在身时,保家卫国,认真履行军人职责使命,把半生精力献给了国防事业,脱下军装后,老兵们恪守军人本色,成为社会进步、经济发展大潮中的攻坚力量,成为党和国家宝贵精神财富。

吉林省退役军人事务厅思想政治工作处负责人隗公海、长春市红十字会王大雷会上在发言中高度赞扬了58名老兵“心怀感恩、铭记责任、服务社会,永葆军人本色”的博大胸怀和高尚精神,表达了对老兵们的崇高敬意。

仪式结束后,58名老兵共同在印有“长春老兵遗体捐献志愿者团队”旗帜上签名。

长沙这个村88位村民成为志愿者

5月21日这天,有初升的太阳,又有雨露。一大早,一支由湖南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长沙市红十字会及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湘雅三医院等组成的50多人的服务队,开进了浏阳市淳口镇高田村,引得百多个村民纷纷来“赶集”。

这不是普通的“赶集”。2019年春节前,高田村村民颜柳英、赵光兴、张国莲、邢长希,通过媒体了解到人体器官和遗体捐献的相关报道后,主动联系浏阳市红十字会报名登记。随后,“报名捐献这件事”很快成为村里大伙茶余饭后议论的话题,并不断有村民前去村委会(村红十字会)咨询,表达捐献意愿。短时间内,就有40多个村民想要报名登记。高田村党总支书记、村红十字会会长张学文见此情形,联系到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省市红十字会获悉后,为服务基层、方便村民,21日上午8时,在高田村举办了一场“遗体和器官捐献志愿”集体登记活动。

当日上午的活动,记者在人群里找到了第一批志愿捐献的村民赵光兴、颜柳英。“我今年71岁,之前看过不少媒体报道‘人体器官和遗体捐献’的事迹,能帮助别人,自己也很开心!”憨厚的赵光兴爷爷说。而46岁的颜柳英不同,她是在2014年与丈夫一起献血时了解到人体器官捐献的,夫妇俩一直坚持献血七八年了,“我一直在家做裁缝,没有别的能力,将来如果因为自己的捐献能救别人的命,这辈子也没白活。”颜柳英说。

61岁的村民杨和绪和60岁的周世贵是一对夫妇。杨和绪介绍,自己50岁的弟媳妇前年得了尿毒症,需要换肾,好不容易等了一年,终于盼到了肾源,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做了肾移植。弟弟家有两个小孩都成家了,儿孙满堂,弟媳妇之前因患病,一家人愁眉不展,如今因“器官捐献”而受惠,一家人重新回到其乐融融的幸福生活中。正说着,一个戴着安全帽、身上沾满泥巴、名叫林仲丰的57岁村民跑过来,向工作人员要“捐献志愿书”,他说外甥女也患尿毒症,因肾源紧缺,每周要到浏阳市去做血液透析,“我是个泥工,赶来登记是因为我非常理解人与人之间需要相互帮助,相互关怀。”

在村委会,记者翻看村民的登记表,至当日中午,共有88位村民填写了捐献表。其中八成以上为50岁以上的村民,年龄最大的81岁,最小的是90后,而且,所有捐献自愿书上签的都是“全部器官捐献”。76岁的村民汪细香奶奶对记者说:“如今党的政策好,让村民不愁吃、不愁穿,村里殡葬改革树立文明之风全部实行遗体火化,我将来把身上能用的都奉献给社会,这把老骨头也就值了!”汪奶奶说。

“填写登记表需要征得家属的同意。”2011年毕业于长沙环保学院的90后女孩罗娅说,2016年,她从邻村嫁到高田村,5月17日下午,她给爸爸发微信说:“老爸,我报名参加了遗体器官捐献活动,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想问问您的意见,同意不?”爸爸回答说:“自从诞生那天起,你就已经独立了,你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一切,更何况这是项高尚的决策,如果祖国或人民需要,我也可以。”罗娅说非常感激父母的支持。

高田村位于浏阳市西北部,面积14.5平方公里,总人口8100人。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村有88位村民集体志愿报名登记遗体和器官捐献?张学文说,最早源于村里有两位村民接受了肾器官移植,受到了别人的恩惠。随后,又有村民从媒体上看到了很多器官捐献的报道,特别是长沙16岁少年叶沙捐献器官、“一个人的球队”的感人故事。于是,村委会在村民代表大会上,在村民跳广场舞前,进行视频播放宣传。

湖南省开展器官捐献工作10年来,截至5月20日,全省累计报名登记15764人,其中长沙地区5226人;实现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2155例,共捐出大器官5734个,使5308个重病患者重获新生;所有捐献者中80%以上来自农村。”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副主任罗旭斌在活动现场说,高田村村民填写的不仅是捐献志愿登记表,而是大写的一个“爱”字,“给生命以尊严,予他人以希望”,诠释了延续生命、感恩帮助和传递希望的真正内涵。

当日上午,正在长沙参加学术研讨、闻讯赶到高田村的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教授、南澳人脑组织库联盟神经病理学中心主任Jim Mnnavis(吉姆·马纳维斯)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

“将自己的身体捐献给科学,是一个人可以献出的最好礼物之一,这份礼物,可以为当前和未来的医学事业作出持久贡献,并通过研究推动科学发展。而中国村民慷慨捐赠所带来的的巨大贡献,超越了国界,这真正是一份全球礼物。”

(资料来源:华声在线、掌上长沙、瑞安市红十字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