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爱心传递
广东20岁大学生跑步猝死,却救下6个人……
发布时间:2019-03-31      来源:广东共青团

20岁的郭伟健最爱的运动是跑步,即使是雨天,他也会在家原地活动。可21日的一次正常跑步却让他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26日,在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家人的这个举动,让6个人重获新生......

3月26日上午9时,是广东佛山20岁青年郭伟健生命定格时间。他是一名来自佛山科学技术学院的大二学生,5天前跑步时突发疾病,诊断为脑出血、经两天全力救治,仍无法挽回他的生命,医生判定已经脑死亡。

悲痛中的父母用了两天时间从初次接触器官捐献,到坦然接受儿子捐献器官。对于分散在广州四个医院因为终末期肝病、肾病、心脏病以及失去光明的患者而言,他们的生命或光明因郭伟健的馈赠而得以延续。伟健的肝脏、心脏、双肾和眼角膜,将让4人重获新生,还有2人因此重见光明。

对于医院、器官接受者,郭伟健46岁的父亲没有太多要求,只希望受助者能健康活下去。对于早逝的孩子,42岁的生母蓝颖则希望孩子在天堂再无疾病困厄。妈妈说:“孩子是一个非常喜欢运动的大学生,热爱奔跑、自行车。”

20岁小伙跑步时突然摔倒,呼吸心跳骤停

郭伟健是一个健康、积极、向善的热心青年。原籍广东韶关的他,自幼跟随父母来到佛山。

“他是一个非常有爱心和孝心的孩子。”在父亲郭细强眼里,儿子一直是一个让人很少操心的懂事孩子。

在姐姐陈嘉敏看来,伟健是一个内向、腼腆的青年。平时话不多,经常在房间学习、活动。“他和我妈妈(郭的继母)比较亲近,什么心事都和妈妈说,因为生活起居都是妈妈在照顾。除了运动,他还会玩一下游戏,非常喜欢小动物,一回来都会给他的狗洗澡,经常帮妈妈减轻搞卫生的负担。”

母亲李金娣说,她与伟健没有血缘关系,但关系很亲密。2013年10月18日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一进家门,李金娣主动对伟健说,“我们可以当朋友,需要我帮忙你可以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当你母亲,咱们一家人相互照顾一辈子。”

或许这般平等的交流触动了伟健,此前已“轰”走很多人的郭伟健坦然接受了李金娣,并提出一个要求:“对我爸好”。

在这个重组家庭中,伟健重新获得了爱。18岁生日时,李金娣邀请了30名亲戚朋友来家里做客,给孩子庆祝成人礼。读大学后,伟健每周回家,李金娣总会“变着花样”做美食,补充营养。已经工作的姐姐也会私底下塞钱给弟弟,让他能买点好东西。

“别太累了,还有2年我就出来了,到时候就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伟建总是这样跟家里人说。上大学时,他曾获得了一万元奖学金,第一件事就给家里人买了3个玉佩,“给亲人一个惊喜”。

▲郭伟健生前和姐姐在一起的照片(受访者供图)

“孩子非常的有爱心,2017年考上大学后,每隔半年就会参加一次无偿献血活动。”郭细强至今保留着儿子留下来的两本无偿献血证,郭伟健已累计无偿献血1300毫升。节假日期间,伟健一有时间,还会跑到大沥医院当义工,做导医。

品学兼优、热忱善良的儿子,一直都是郭细强的骄傲,但这些美好,停在了3月21日下午5时。“我记得特别清楚,接第一个电话时是5点17分,学校打电话来说意外发生了。起初还以为是诈骗电话,不敢相信。”原来,一个多小时前,郭伟健在操场跑步时突然摔倒,呼吸心跳骤然停止。

事情发生时,身边同学、老师第一时间对他进行了心肺复苏,并通知了120急救车前来救援。在被送到当地医院抢救了40多分钟后,前后一个小时的心肺复苏总算是让郭伟健年轻的心脏恢复了跳动。

而此时,危及郭伟健生命的另一大因素也被查找出来了,他的颅内出现血管破裂,血液进入颅内的蛛网膜下腔。这个脑内的自然腔隙被血液挤压之后,其下端丰富的神经、延髓受到挤压,严重危及生命。

转诊广州后两次评估,均显示小伙已脑死亡

在佛山当地医院紧急抢救很长一段时间后,郭细强等家人将孩子转送到了广州的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一家人心急火燎的赶到广州时,已是当晚10点多,距离郭伟健猝死已经过去了近六个小时。

“现在很难去判断他是因为心源性猝死导致的缺血缺氧性疾病,还是脑出血引发的危害。但刚刚来到广州时,他的情况已然非常危殆。”珠江医院重症监护室主管医生陈俊杰介绍,郭伟健入院后呈现深度昏迷状态,双侧瞳孔散大,无自主呼吸,神经反射均消失。

“经神经外科专家会诊评估,已失去手术指征,只能保守治疗。”陈俊杰表示,能够运用到的保守治疗方案都用上了。治疗持续了1天左右,医院神经科专家再次会诊,并通过脑电、诱发电位等检测手段评估病情,“孩子依然没能恢复过来,脑电图一片平直,这意味着大脑无活动。”

当时实际上已经处于脑死亡状态,可父亲、生母、继母都不愿放弃。12个小时后的第二次脑死亡评估,结论依然,小伙大脑内再难有象征生命的回波。

“其实两次评估后,已经可以认定脑死亡了,这是在许多欧美国家都适用的脑死亡标准。”珠江医院器官获取办公室主任刘永光表示,他也是在23日郭伟健第二次评估脑死亡后,循例开始向其直系亲人征询器官捐献意愿。“最开始,家属非常直接地拒绝了,不是因为他们不想捐献器官,而是压根都不相信孩子的死亡。小伙子这么年轻,一切都是有可能的,这也是人之常情。”刘永光说。

挣扎两天后捐献器官,6名患者将从中受益

就这样,郭伟健在仪器设备和大剂量升压药物的支撑下,无知无觉的在医院ICU里又过了一天。如果撤去这些支持,他很快会因为神经中枢的问题而丧失心跳。郭细强和蓝颖又煎熬了一天。从那时候开始,他们直面器官捐献的问题。“想得最多的还是孩子那么乐于助人,这样也不失为一种延续孩子生命的方式,总觉得他还活着,有个念想。”不善言辞的蓝颖这样归纳自己的想法。

“毕竟这么年轻,想要他的生命得到延续。”父亲说,“捐献器官能救6个人,孩子知道了,一定会很欣慰。”

25日上午,两人同时走进器官获取组织的办公室,在刘永光的协助下完成了捐献者家属的签名。

很快,郭伟健的相关资料开始在中国人体器官与获取信息网上进行着最为快速的匹配。

两名肾脏的获得者,都是30多岁的男性,尿毒症晚期,透析多年。肝脏的合适接受者在中山三院,同时找到了两人,一个成人和一个孩子,如果可行的话,伟健的肝脏要通过劈离似手术方式,同时挽救两条生命。在经过充分评估后,最后还是决定先确保挽救其中一人。而心脏则被系统配给了中山二院的一名重度心衰患者,若不进行心脏移植,该患者时日无多。

本来伟健父母签署的是全器官捐献意愿,可由于双肺在抢救前曾受到长期的心肺复苏挤压,出现了挫裂伤,已不适合移植。但两个角膜是正常的,能在中山眼科的眼库里帮助到至少两名眼疾病患。

▲手术前医生向器官捐献者默哀

送别:且留大爱在人间

26日上午9时,郭伟健最终离开了这个世界。亲人、同学、发小、老师都赶到了广州为他送行。大家聚在重症监护室门前,送伟健最后一程。当伟健被推出ICU时,有些人围了上去,看他最后一眼,有些人站在一旁,鞠躬默哀,泪湿面颊,气氛凝重。

郭细强、蓝颖还有继母李金娣、姐姐陈嘉敏则在病榻边悲戚不已。“儿子是我的骄傲。”父亲郭细强最后在独子身边呢喃着这句话。“我希望他在天堂那边好好的。”生母蓝颖说。

同学们自发撑开了早已准备好的横幅“且留大爱在人间”,依次在伟健的病榻旁鞠躬致意。

约3小时前,班长罗育程就带着10余名同学从佛山出发来到广州。在他的印象中,伟健是个性格安静的学生,成绩好,认真靠谱。“记得上次碰到伟健,他还跟我分享如何通过六级考试的经验。”罗育程说,意外来得突然,“感觉像是梦一场”。

2月26日,当得知自己通过英语六级考试后,伟健在社交媒体上“晒”了成绩单。这是他留给世界的最后一条动态信息。

李金娣记得孩子上周离家前,说道:“等我下周回来再修理无线网络。”但现在孩子失信了,去了别的地方,不再回家了。

如果能对受助者说一句话,伟健父亲郭细强会说“请你好好活着,尤其是获得眼角膜的人,请继续代他看见光明,认识外面的世界。”

(资料来源:广东共青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