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爱心传递
儿子 咱纪念碑见
发布时间:2017-05-10      来源: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2017年除夕,人们都在欢天喜地迎接新年的到来。而对天津的常永芬夫妇而言,却是痛苦不堪的一天。这一天,夫妇俩到墓地为离世不久的儿子李杰扫墓,寄托哀思之情。
  2016年10月26日,对于常永芬夫妇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一天。那天,在天津塘沽安定医院做药剂师的李杰,因为上呼吸道感染引发重症哮喘,被送进了天津第五中心医院。医护人员竭力抢救后,李杰的心脏虽恢复跳动,却因缺氧缺血时间过长而无法自主呼吸,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医生告诉常永芬夫妇,李杰的状态是不可逆转的。
  当晚,常永芬夫妇一夜未眠,坐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泪流不止。第二天下午四点到四点半,是医院规定的允许亲属探视时间。常永芬夫妇来到病房,隔着透明的玻璃窗,看到儿子李杰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戴着呼吸机,身上插着各种管子。
  常永芬始终不能相信,喃喃自语:“儿子不是医生吗?怎么一下子就成病人了?”
  此后,常永芬每天寸步不离地守在病房外,等待着下午四点的探视时间。
  虽然医生说李杰的情况不可逆转,但常永芬并未放弃,她对丈夫说:“即使倾家荡产,只要有希望,就一定要救儿子。即使儿子成了植物人,我也会不离不弃,照顾他一辈子。”
11月17日下午13:51,李杰停止了心跳。医生对李杰进行了器官获取手术,没有葬礼,没有祭祀,医护人员鞠躬向遗体告别。
  事后,医生告诉常永芬夫妇,李杰的心脏捐给了一个北京人,肝捐给了一个内蒙古人,两个肾分别给了两个天津人。另外李杰的眼角膜特别好,是蜂窝式的,如果利用好,可以让7个人恢复光明。
  常永芬听了很高兴,对老伴说:“儿子没有离开,而是换了另外一种方式存在。”
  随后,常永芬夫妇去天津红十字会签字登记,等百年之后,他们会跟儿子一样,做遗体捐献。到那时,他们的名字也会和儿子一样,被刻在天津元宝山庄的捐献纪念碑上,一家人就真正团聚了,再也不分开。
  



入院第六天,李杰发烧了,常永芬竟然有些激动,因为网上资料说,这些症状说明病人的中枢神经没有完全坏死。主治医师却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这可能是李杰病情进一步恶化的开始。
  听了医师的话,常永芬又陷入了绝望。医师委婉地劝说常永芬放弃对李杰的治疗,一天一万元的治疗费太昂贵,而且没有多少治疗的意义。可常永芬还是不甘心,心想儿子肯定在坚持和病魔做斗争,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呢!
  那段日子,常永芬唯一的期盼,就是每天下午四点能和儿子见上一面。她总是隔着玻璃一遍一遍给儿子打气:“帅李杰,你最棒了,你是妈妈的骄傲。没病的时候你就很坚强,生病了更要坚强,妈妈等你回家……”
  听到常永芬的真情呼唤,医生护士无不感动垂泪。虽然李杰看上去没有任何反应,但是常永芬坚信儿子只要活着,就一定能听到她说的话。
  李杰入院的第二十天,北京的专家来会诊了,结果如先前医生诊断的一样,李杰没有任何好转的希望,只会继续恶化,器官也会很快衰竭。
  常永芬绝望中接受了这一板上钉钉的事实,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医生说:“既然我儿子没治了,那就给他做遗体捐献吧!”
  医生本来想说些安慰的话,却一时语塞。常永芬继续说:“我现在有气无力,麻烦您帮我联系这事吧!”
  亲戚和邻居知道这件事后,很是不解:“孩子遭了这么多罪,没了之后身体还不全乎,你们做父母的怎么能这样做?”
  常永芬哭着解释:“李杰上医学院的时候跟我说过,医学院遗体少,有时候学生用假体做实验,了解不到真正的人体结构,就掌握不好医学知识。李杰说等他以后去世了,就叫孩子把他的遗体捐赠给医学院,把器官捐给有需要的人。如今,他还没有孩子,只有我们来帮他实现心愿了。”
  听了这话,大家都泣不成声,不再有任何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