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工作动态
黄洁夫:没有红十字会的参与,就没有中国的器官捐献
发布时间:2017-04-16      来源: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3月31日上午,在上海举行的2017年全国人体器官捐献缅怀纪念暨宣传普及活动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陈竺向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授予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特别贡献奖。

“没有红十字会的参与,就没有中国的器官捐献”。谈及红十字会在中国器官捐赠中的作用,黄洁夫表示,红十字会主要发挥动员、宣传、见证作用。“见证就是,公民去世以后捐献器官,不能让医生去劝家人,医生要救这个人,又让这个人捐器官,就变成利益冲突,所以由红十字会参与这个工作。 ”

“中国方案”

黄洁夫教授作为中国器官捐献移植事业的倡导者、开拓者、践行者,为积极探索和推动建立中国器官捐献移植体系做出了特别贡献。31日上午,在上海举行的2017年全国人体器官捐献缅怀纪念暨宣传普及活动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陈竺和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王贺胜共同向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授予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特别贡献奖。

“其实今天最应该获奖的是捐献者、捐献者的家人,协调员,志愿者,医生,全体红十字会的成员。”发表感言时黄洁夫说。

今年2月,黄洁夫赴梵蒂冈参加了“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向世界分享了器官捐献与移植管理的“中国方案”,这是中国首次在国际高级别的器官移植大会上参与规则制定。

2017年全国人体器官捐献缅怀纪念暨宣传普及活动现场。

什么是“中国方案”?在今天的发言中,黄洁夫介绍,中国方案的第一个特点就是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领导下,成立了器官捐献移植体系,包括捐献、获取与分配、移植、移植后登记、监管5大体系,由国家卫生计生委主导、红十字会集体参与推动,红十字会在其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关键作用,“没有红十字会的参与,就没有中国器官捐献事业”。

“中国方案”的第二个特点是提出了心死亡、脑死亡、心脑双死亡三个分类标准。黄洁夫介绍,2015年、2016年在中国的器官捐献登记体系中,心脑双死亡和脑死亡占到约75%。他指出,国外也有脑死亡、心死亡的捐献,中国贡献是,在脑死亡没有立法的情况下,引用心脑双死亡的标准,脑死亡后通过机器维持,在心死亡的情况下再进行捐献。世界卫生组织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创新,为全世界相同文化背景的国家和民族提供参考。 黄洁夫还谈到,在社会经济发展、医保体系尚未完善的情况下,由红十字会主导,对受体和供体进行人道主义救助,使普通老百姓可以享受移植服务,也是中国模式的特点。

黄洁夫认为,中国作为世界上负责任的大国,要理直气壮地说中国的故事,讲中国的方案,在器官移植工作中学习西方经验,但不照搬。

供受不双盲

按照国际惯例,人体器官移植的受体和供体是双盲的,也就是双方互不知道,接受移植的人不知道器官来自谁,捐献器官的家庭也不知道器官给了谁。

器官移植受者代表、肺脏移植受者吴玥讲述了她的故事。

会上,器官移植受者代表、肺脏移植受者吴玥讲述了她的故事。移植手术后三年来,她一直给捐献器官给她的“放牛小弟”写信。她说,自己获得新生的日子,也是“放牛小弟”离开这个世界的日子,“因为有了他,我对很多事情有了新的理解,重新去看待。这是他给我最好的生命的礼物”。

黄洁夫认为,“中国方案”的一个特点是抑恶扬善,建议改变过去供受双盲的冷冰冰的体制,让受者能够对捐献者有所了解,“如果吴玥知道放牛小弟弟是什么样子,会在她心中永远激励她前进”。

此前一天,冒着淅沥沥的小雨,陈竺、黄洁夫等人在上海市福寿园,向全国器官捐献者默哀致敬,并向遗体和器官捐献纪念碑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