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工作动态
我与红十字故事 一位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的“退役心声”
发布时间:2016-01-15      来源: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2016年1月1日,是我正式退出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队伍的日子。

记得刚来红会的时候,正赶上兵马少粮草不足的困难时期,那时候基本上什么都做,也累但是很开心很满足,而今,人数翻番,经费更是翻了几番,我也成了几个年轻人中资历最老的一个,做事和感受也大有不同。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我开始从协调员队伍的一线退居二线、三线,直到现在,正式退休。

是不是意味着,从此,我再不用二十四小时开机,不用随叫随到,也不用熬完通宵后第二天正常上班,更不用大周末、黄金周甚至约会时硬被叫走。说得这么开心,好像是要庆祝一番。

然而,从刚开始被医院协调员误认为的“未成年人”到如今的“老人”,所经历的一点一滴犹如发生在昨天。

2013年底,经过参加全国第一批协调员考试,我成为了当年广西红十字会系统6名持证专职协调员中最年轻的一位,编号Z45005。

那一年,参加考试的人很多,但通过的人寥寥无几,为此,作为非医学专业的考生,能够通过考试至今觉得神奇,为此也暗下决心,绝不辱使命。

也还记得,当我第一次拿到沉甸甸的协调员证,心中莫名其妙,五味杂陈,深知责任重大,而自己能力不足。于是,两年里,我一直在学习、积累、沉淀,只为有一天,自己能够完全承担起身为协调员的这一份光荣使命。

两年里,我从不曾特意记录在我的协调员生涯中所经历的人和事,然而,那一个个名字却如生命中的酸甜苦辣般,时不时就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那滋味,不是辛苦和害怕,尝起来才知道,名为感动和满足。

或许是因为年岁渐长的缘故,在一个个名字背后的脸庞,我已经开始渐渐遗忘,忘不了的是,生命或长或短的他们都以独特的方式,在世间完成了最后一次光荣的绽放。

我记得你。仅出生2天,还未来得及看看孕育自己的父母和绚烂多彩的世界,就匆匆奔赴天堂、希冀远离病痛的毛毛。我知道你如愿了,可年轻的父母还在无尽的伤痛中备受煎熬。

我记得你。一个刚刚诞下幼女,便撒手人寰的母亲,您可知,在您刚离开的那段日子里,龙城的多少颗善心为您牵动,又有多少份暖意将您的幼女紧紧包围。

我记得你。我见证的第一例器官捐献,一个和我同龄,也该和我一样拥有做不完的美梦、尝不完的美食、看不完的美景,同样也要经受数不尽的磨练的年轻人。当所有人都在繁忙的筹备中,喜迎新年到来的时候,飞奔的汽车犹如洪水猛兽般向你袭来,年轻的生命就此陨落,留下的是你那老来得子的年迈父母,如祥林嫂般,整日在泪水和苦闷中艰难度日。

我记得你们。比我年幼的弟弟、妹妹,你们正直青春年华,本应该有做不完的作业、玩不完的游戏、享不尽的快乐才是,是的,我宁愿你们被堆积如山的作业团团围困,少一些玩乐的时间,也不希望看到,突如其来的意外容不得你们再与同学们多打一场球赛,多开一次玩笑。

我记得你们。已经为人父、为人母的大哥大姐,栋梁坍塌对于建筑来说将是怎样的灾难,你们的离去对家人来说就能带来多大的痛苦。

我记得,那个瘦弱的大姐在嚎啕大哭后,顽强地承担起抚养年迈的公婆、年幼的儿女的责任,也记得去她家慰问时,老人对我们说的那一句:这个儿媳妇真的是没话说,比儿子对我们还好。

我记得,那个痛失妻子的坚强男人,痛失丈夫的慈祥老人,一个个,我都记得。

也还记得,第一次去到医院病房外听到的哭叫声,第一次去到殡仪馆时感受到的沉重和死寂,第一次和家属谈话时的局促和不安,第一次组织遗体告别时有多紧张,生怕会出什么差错。

两年里,数度彷徨、困惑,庆幸的是,一次次,从未放弃努力。

平日里,常常有人问我,你怕不怕,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做这一份工作。

当然,我不可能不怕。这在之前讲过。在此不讲。

从始至终,我清楚地知道,当我带着敬畏之心去协调、见证每一例捐献的时候,便不怕了。更多的该是温暖和感动。

两年过去了,我在这一份工作中到底收获了什么。

是数字吗?见证了18例器官捐献,4例眼角膜捐献, 7例遗体捐献,接待了多名登记捐献的患者和家属吗?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

我的心里像明镜般,前所未有的坚定,我收获的与真实可感的、真诚的一切有关。

和捐献者以及他们的家属有关。

和我自己有关。

在两年的时间里,我与很多前辈因工作关系结下了深厚情谊,这是一辈子的财富;我和自己达成了和解,得到了成长,心,因此更坚定、更柔软也更饱满,这更是取之不完用之不竭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