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爱心驿站
14岁的小雪,终究没能迎来她的9月
发布时间:2020-09-28      来源:爱迪眼科

2020年8月31日深夜10点55分,脑部被确诊为肿瘤的小雪,走向了生命的终点,之后,爱迪眼库工作人员未阳为小雪完成了最后的遗愿,摘取了小雪的一对眼角膜。此前,母亲魏萍已经决定,在女儿去世后,捐献女儿身上能用的器官和遗体,这位母亲希望,女儿身上一直就有的那份善良,能够延续下去……

2020年9月11日,小雪的一对眼角膜由爱迪眼科角膜与眼表病专科主任康黔教授移植给了两位患者,目前两位患者恢复良好,小雪的善良化成一片光明留在了世间。

魏萍说,女儿一直希望病好后,就去学校继续上学。但现在,女儿永远离开了她。

在小雪离世医院的另一栋住院大楼里,魏萍19岁的儿子正躺在肾内科病房的病床上,他两个月前被确诊为尿毒症,正在医院里接受透析治疗。魏萍介绍,在儿子两岁时,就被诊断为肾病综合征,后又被确诊为慢性肾功能不全,兄妹二人的感情很好,两年前,女儿还说要给哥哥捐肾,但哥哥当时没答应。

送走女儿后,魏萍希望儿子能好好活下去……

▲8月31日晚,魏萍握住女儿的手

1年前丈夫因脑胶质瘤去世

如今14岁女儿再次被确诊此病

“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们也要救她。在筹钱给女儿做手术这件事上,她没有犹豫过。”

病,来得很突然。

那是今年2月底的一天,当时正处于疫情期间,14岁女孩尹雪梅在家毫无征兆地有过一次呕吐,但不严重,母亲魏萍当时还以为女儿感冒了,就没有吃药。

几天后,刚好是儿子小伟的19岁生日。魏萍回忆,那天,一向很节约的女儿小雪特地拿出春节期间攒下的200元零花钱交给她,“你问哥哥喜欢吃什么,就去买什么嘛。”

中午,一家三口挤在位于四川广安城区的出租屋里吃饭。下午,小雪又发生了呕吐,这一次还伴有头痛。“她当时也没讲,我后来去摸她额头,有些发烫,就去买感冒药,但吃药后她马上就吐了。”

魏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背着女儿前往距出租屋不远的广安市中医院。女儿软绵绵的趴在她的后背上,一直没有说话。经过医生初步诊断,发现小雪头部有肿瘤,情况凶险。

魏萍背着女儿从医院出来后,让儿子拦下一辆车。“本来打算去成都的大医院,儿子说去重庆更近,我们就直接包车去了重庆。”魏萍说,在重庆一家医院,女儿病情得到进一步确诊,脑胶质瘤。

医生提醒她,小雪的病情严重,即便不考虑家庭经济条件给小雪做了手术,也可能很快就复发,而且,手术本身也存在很大的风险。

医生的提醒让魏萍崩溃。1年前,丈夫同样是因脑胶质瘤去世,她想不到这样的疾病,会再次在女儿身上发生。

魏萍陪着女儿在重庆的医院待了3天后回到了广安岳池县乡下老家,四处找亲戚朋友筹钱。

在东拼西凑8万元后,魏萍带着女儿住进了广安市岳池县人民医院,医生同样给她讲了手术的风险性,她还是没犹豫就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她回忆,在给女儿做手术这件事情上,她从没有犹豫过,“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们也要救她。”

魏萍说,手术那天,女儿一点也不怕,她一直期待着手术后病就好了,还期待着9月份开学,能重回学校上课。

女儿手术后丧失语言能力

她重新教会14岁女儿喊妈妈

“一切似乎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小雪开始能说一些简单的句子,尽管说起来仍显得吃力……”

手术后,小雪的身体一度失去了知觉。

“就是瘫痪了那种,我就天天给她按摩,一天24小时,我都没有怎么睡觉。直到5天后,她的手指突然动了。”魏萍说,女儿的这个反应让她感到惊喜,看到了希望。

那段时间,她嫌等电梯花费时间,每天就从10楼到1楼之间上下跑给女儿拿药,但一点也不感觉累,同病房病友家属看到她劳累的样子,主动帮她带饭回来。

魏萍说,手术后的女儿恢复了知觉,但语言表达能力似乎回到了小时候,变得不会说话了。她开始像13年前一样,重新教着女儿喊“妈妈”、“哥哥”等一些简单的话语。

在广安城里上高三的哥哥小伟,每隔一两天,就趁中午放学的间隙,从学校坐公交车到医院陪伴妹妹,顺便帮母亲带饭,在病房里陪母亲吃完饭后,又乘车赶回学校读书。魏萍说:“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一直就很好。”

一切似乎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小雪开始能说一些简单的句子,尽管说起来仍显得吃力,“说完一个字之后,好像要思考几秒钟,才能说出下一个字。”

从岳池县人民医院出院后,魏萍带着小雪前往南充市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放疗。在放疗的两个月里,小雪长了10多斤,让魏萍惊喜的是,女儿的个头居然还长高了1厘米,“她喜欢吃苹果,那段时间每天要吃两个大苹果”。

6月底,魏萍带着做完放疗的女儿回到岳池县乡下老家。

但这个决定,魏萍至今感到后悔。

女儿洗澡时癫痫发作昏迷再次入院

儿子赶回医院途中晕倒被确诊尿毒症

“在洗澡后,女儿突然癫痫发作,倒在她怀里,身体变得僵硬,连衣服都穿不上……”

7月4日傍晚,在岳池县乡下老家,魏萍正在给小雪洗澡时,小雪突然癫痫发作,倒在她的怀里。

当时,魏萍带着小雪回到乡下才一周左右,那也是她和女儿最后一个在正常状态下亲密相处的傍晚。魏萍回忆,一家三口正在吃晚饭,还没吃完,女儿觉得颈椎和小腿疼痛,让她帮忙洗澡,她放下碗筷,就去给女儿倒热水。

“洗澡的时候,她说很舒服,洗好后我给她擦身体,但她说还想洗,我就又给她洗了一次澡。”魏萍回忆,在第二次洗澡洗完后,女儿突然癫痫发作,倒在她怀里,身体变得僵硬,连衣服都穿不上。

紧接着,邻居开车将小雪送到就近镇卫生院,医生看后建议去县医院。到达岳池县人民医院时,已是晚上9点左右,在将小雪安置好后,魏萍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从老家赤脚陪着女儿来了医院。

魏萍回忆,那个晚上,女儿在医院里又发病了4次。

7月5日清晨,魏萍琢磨回家拿些换洗衣服和生活用品过来,她让身体一直不好的儿子留在医院照顾妹妹,但儿子坚持自己回去拿,让她留在医院休息。

9点左右,在回家拿上母亲和妹妹的衣物,乘公交车回岳池县城的途中,小伟在车上毫无征兆晕倒,小伟回忆:“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回事,等我有意识的时候,我在救护车上。”

出诊医生联系上魏萍时,她当时就急哭了。她埋怨自己不该让儿子独自回乡下拿衣物。

尽管,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

魏萍说,儿子两岁时被诊断为肾病综合征,后被确诊为慢性肾功能不全,这些年一直在靠药物控制病情。

当天,被确诊为尿毒症的小伟被收入岳池县人民医院肾内科,开始接受透析治疗。与妹妹小雪入住的肿瘤科病房,隔着一个广场。

妹妹曾提出给哥哥捐肾被拒

哥哥透析间隙去另一栋楼陪妹妹聊天

“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很好的,从小就在一起生活,比跟我们的感情还要深。”魏萍说。”

▲小伟在跟母亲视频通话

女儿发病住院后,魏萍一直在医院肿瘤科陪着女儿,她无法分身去照顾就在另一栋住院大楼里接受透析的儿子。

小伟说,他会在透析间隙身体好的时候,走路去肿瘤科病房看妹妹,陪妹妹说说话,有时候不方便过去,就在自己的病房跟母亲微信视频,陪妹妹聊天。

魏萍的微信头像,是她和女儿小雪的合影,母女二人面对镜头,面露微笑。微信名字叫“无病无灾”,这是小雪在父亲去世4天后替妈妈取的,魏萍说,女儿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全家人无病无灾,但事与愿违。

“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一直很好,从小就在一起生活,比跟我们夫妻的感情还要深。”魏萍说,两年前,女儿小雪就说要捐一个肾给小伟,但小伟不答应,觉得小雪年龄还小,而他自己也不想因治疗手术的事情再次休学。

小雪兄妹二人的事情,在岳池县人民医院几乎所有的医护人员和很多病人家属都知道。每天中午,小伟都自己去医院外面的小餐馆吃饭,然后给母亲打包带一份回来。

“炒一份菜,15块钱。”小伟说,他和母亲早上基本上都不吃早餐,在病房里就冲一袋藕粉,母亲很多时候不吃晚饭,而是将中午吃剩的白米饭,拿到护士站的微波炉加热后吃。

与小伟同病房的病友文女士经常看到这样的画面,小伟跟母亲视频,两个人互相问吃饭没得,都说吃了,“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出去吃,她妈可能也没有吃,但两个人都说吃了。”

▲8月31日,医护人员在检查小雪的身体状况

她决定捐献女儿的遗体和眼角膜

她希望尿毒症儿子好好活下去

“短短两年时间里,魏萍先后失去了丈夫、女儿,家中唯一多出的,是将近20万元的债务。”

小雪的病情,一直在持续恶化。

8月31日,魏萍坐在病床上,她俯身握住女儿的手,呼喊女儿的名字,她感觉到女儿也在用力握她的手,以作回应。

岳池县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介绍,针对小雪的病情,医院也曾多次组织脑外科、肿瘤科、营养科等科室专家会诊,由于小雪的肿瘤恶性程度极高,治疗效果不理想,目前无特殊治疗手段,在小雪的生命终末期只能对其实行安宁疗护,让她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旅程。

此前,在得知女儿的时间不多了之后,魏萍跟女儿的主治医生提出,想捐献女儿的器官和遗体,院方随即帮她联系红十字会等部门,通过当地红十字会,魏萍联系到了爱迪眼库。

“专家也来看了,说她的其他器官不能用了,但眼角膜还能捐给其他人。”魏萍说,她决定捐献女儿的眼角膜,同时捐献女儿遗体供医学研究。

魏萍说,女儿一直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她希望将女儿的这份善良继续延续下去,她相信,女儿也会同意这个决定。

8月31日晚10点55分,小雪的生命走到了终点。

所有人在向小雪遗体默哀致敬后,爱迪眼库工作人员替小雪完成了最后的遗愿。

如今,儿子成为魏萍最后的精神支柱。

短短两年时间里,魏萍先后失去了丈夫、女儿,家中唯一多出的,是将近20万元的债务。魏萍在最近的一条朋友圈里写到:我真的想和这个世界请个假,活得太累了,想好好睡睡。

9月1日,送走女儿后,魏萍搬去了另一栋住院大楼的肾内科病房。她希望儿子能好好活下去……

(资料来源:爱迪眼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