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爱心驿站
8年奔走,90后的她协调完成器官捐献300多例
发布时间:2020-06-11      来源:央视网

今年的5月8日至6月7日,是器官捐献志愿服务月。当生命不可挽救时,自愿、无偿捐献器官,让生命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

▲CCTV13新闻频道《24小时》遇见你

薛瑾

四川省人民医院的薛瑾,是一名90后的器官捐献协调员,她做这份工作已有8年时间。8年间,她成功协调完成器官捐献300多例,让1500多名患者和家庭重获新生。一头是死亡,一头是重生。人们把器官捐献协调员形象的称之为生死“摆渡人”。

对于薛瑾来说,每一个打出去的电话,都可能是救人性命的电话;而每一个打进来的电话,都可能是一个求救电话。

先前因为关机而错过电话的受体患者,看到短信提醒终于回电话了。这是个已经濒临生命边缘的病人。和科室主任商量了之后,薛瑾再次通知这位错过电话的患者先来医院做准备。同时,她要和几位供体家属进一步确认捐献意愿。

在和第一位供体家属谈话时,家属讲到:“上一次父亲手术的时候,我弄过一个网上救助众筹,我觉得有人帮助过我,在父亲身故以后,有一个器官的再移植,能回馈社会的话,对他也是有好处,对我们大家都是有意义的事情。”

然而,并不是每例捐献都能像这样顺利。

薛瑾正在和南充的一位病人家属沟通器官捐献,病人家属因为忙于应付交通事故纠纷,对于手术时间还很犹豫。薛瑾和医护团队决定立即出发赶到南充,一边沟通一边等待。面对薛瑾的坦诚,供体家属终于道出了心中的担忧。

供体家属:他(供体)有小三阳,我不想他传染给别人。  

器官捐献协调员 薛瑾:

昨天的肝移植病人,整个人又黑又瘦,整个眼睛都凸出来,就是黄到发黑的黑。他如果等不到一个肝源的话,他可能这个星期人就走了。但凡有一个小三阳的肝源,哪怕是乙肝大三阳的,他接受了,大不了他就治疗这个肝炎,都比他命要长。所以你们这个行为是在救人的性命,真的是在救命的行为。

在面临突然失去亲人的痛苦和交通纠纷困扰的同时,这家人依然做出了器官捐献的决定。

凌晨,手术即将开始。

一个生命无法挽救的离开,却可以让更多的生命得到重生。

为了保证器官质量,薛瑾和医护团队连夜赶回成都,准备受体手术。到达成都,已是第二天早上6点。当天,两名供体共捐献了8个器官,8台移植手术同时进行,8名患者的人生得以重启。

谢谢你,陌生人

器官移植受者李屹霖的妈妈 田艳冰:

手术回来没多久,我就登记了器官捐献志愿者,我觉得我也要做这样的人,不仅仅是捐赠,我觉得遗体我也捐赠,留给医学院的孩子们去做研究,反正能用的都用,让更多的优秀的孩子(学)出来,去继承这个(器官移植)事业。

5年前,田艳冰的女儿,年仅16岁的李屹霖,因肾脏衰竭,在薛瑾的协调下,接受了一个意外身亡的10岁孩子的肾脏移植。 “一周安好” ,每个星期一的早上,薛瑾都能收到田艳冰发来的消息。既是报告女儿移植后的状况,也是向所有医护人员表达问候。5年来,这份感恩从未间断过。

因病辍学的李屹霖,在术后,自学了日语,热爱配音。如今正准备参加汉语教师资格考试,立志成为汉文化的传播者。新的人生正徐徐展开。

器官移植受者王姣 :

王爸爸、王妈妈,非常感谢你们儿子这份珍贵的生命礼物,我会带他看看未来的世界。

器官移植受者谢丽 :

我是一名器官移植受者。手术后,我也成了一名器官捐献志愿者。我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器官捐献志愿团队,让更多的患者得到重生。

器官移植受者周泉: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我的生命因为你而得到了延续,我会带着我们对生命共同的期待好好活下去。

8年来,薛瑾成功协调完成器官捐献300多例,让1500多名患者和家庭重获新生。

生命在不同的城市间接力前行,濒临死亡的人生也正在重新绽放。

(资料来源:央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