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爱心驿站
“一位孩子的父亲”含泪写下这封信,背后的故事看哭了...
发布时间:2020-05-01      来源: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zgzs001)综合佛山新闻网、广州日报、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此前报道等

近日,在广东佛山

一名有2年多的气促病史的

肺纤维化患者

一名慢性肝功能衰竭患者

两名进行血液透析已3年多

的尿毒症患者

这四名本已罹患重症的患者

却因一名14岁的少年

让生命得以延续

少年意外去世,父母在悲痛中决定

“既然没办法了,那就尽量救人”

这名14岁的少年小阳(化名),十几天前还是健康活泼的阳光男孩,他和妈妈逛商场途中突然晕倒,心脏骤停,前后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病情仍然十分危重,被送进了当地医院的ICU病房。

4月20日,小阳的病情突然恶化,仅能靠呼吸机和药物维持生命,情况十分危险。随着小阳病情的加重,他的爸爸萌生了捐献器官的想法,让孩子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生命。

▲小阳父母签下《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

4月23日,小阳已经处于脑死亡状态。小阳的父母在悲痛中作出决定,签下《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确认捐献意愿。

器官捐献协调员陈志海依然清晰地记得医生告知小阳父母,小阳在医学上已被判断为脑死亡时的情形。当时,小阳父母悲痛欲绝。“我作为协调员,一直在他们身边进行陪伴和安抚。此时,陪伴就是一种安抚。”陈志海说,“痛哭许久后,小阳的爸爸冷静下来,主动跟我说,既然没办法了,那就器官捐献,尽量救人。”

“孩子,别怕,你是去救人的。”

4月24日早晨,小阳的十几名亲人来到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童重症监护室向他道别。小阳的父母轻柔地抚摸着小阳的头,嘱咐着一些话。

“孩子,别怕,你是去救人的。”爸爸轻轻地对小阳说,他还一直把小阳推到手术室门口。

被推进手术室后,全体医护人员向他三鞠躬,为他默哀、祈福。

▲医护人员为小阳默哀

少年父亲给受捐者写信

“愿你替捐赠者好好活”

在器官捐献的当天,小阳的爸爸将手写的四封信交给医生,希望转交给4名患者。

你好,我的小孩因病离开了我们,生命将以另一种方式延续,愿你替捐赠者好好活,“他”还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真正离去。让儿子的生命再次绽放,让我们在某一个地方有所寄托。感谢生命接力的“摆渡人”。——一位孩子的父亲

小阳的肺脏、肝脏、肾脏被移植给四位患有相关器官疾病的患者,4名患者经器官移植手术后病情都得到缓解,其中两位尿毒症患者,经过肾移植手术后肾功能恢复明显,均已不用血液透析。

器官捐献协调员陈志海说:“小阳救的不单单是四个人,而是让四个家庭能够重新回归社会,得到救治的家庭也很感恩。”

无论老幼,无论国籍,越来越多的人都参与到器官捐献这项伟大的事业中,上至耄耋老人下至2岁婴孩都在用这种方式拯救和延续生命。

01

2019年9月,年仅2岁的满玉昂小朋友因意外脑死亡后,他的父母捐献了他的器官,接连拯救了4名儿童的生命。他捐献的心脏,在一名3岁小女孩的体内继续跳动。

02

2015年,北京年仅10岁的陈硕小朋友遭遇车祸,3名患者接受了他所捐献的肝脏和肾脏移植,2名患者接受了眼角膜移植。

03

90后澳大利亚小伙菲利普·汉考克,生前是重庆西南大学英文老师,2018年5月菲利普因病去世。他的父母尊重他生前意愿,在中国捐献了他的1枚肝脏、2枚肾脏、1对角膜。让中国五位受捐者的生命得以延续和重见光明。

04

2018年,杭州91岁的郑惠琪老先生与世长辞,他的侄子遵从老人的生前意愿,捐献他的遗体、角膜和大脑,之后,他要为医学生们做三年无语良师。他捐献的遗体和器官将用于医学教学和科研的解剖使用、病理解剖研究、器官移植等。

“当我离开,愿爱留下”,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在公众视野中留下姓名的人,用这种方式默默地奉献和延续着自己的生命。

虽然我们素昧平生,但我们血肉相连

2015年起,公民自愿捐献已成为唯一合法器官来源。目前,公民逝世后捐献来源的器官已占移植器官总量的74%(其余为亲属间活体来源),公民自愿捐献器官的氛围正在逐步形成。

去年11月,国家卫健委表示,近年来我国器官捐献和移植数量大幅提升,2018年完成器官捐献为6302例,实施器官移植手术量突破2万例,捐献数量和手术量均居世界第二位。2015年至2018年每年器官捐献分别为2766例、4080例、5146例、6302例。

每一个器官捐献者都值得尊敬。就像器官捐赠荣誉证书上写的那样,“恩泽患者、造福社会,这种高尚的人道奉献精神,将永远受到人民的尊敬与赞扬。” 如果你也有志愿捐献器官的意愿,可以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微信公众号志愿登记!

(资料来源: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zgzs001)综合佛山新闻网、广州日报、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此前报道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