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爱心驿站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
发布时间:2019-12-31      来源:浙大医进会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我会记得你。”

                                        ——题记

或许对于大众来说,“无语良师”“大体老师”只是一些遥远而陌生的词汇。

然而,对于医学生而言,那是教会他们成长、使他们进阶成一名合格的医生必不可少的,那是值得他们终生感恩并且铭记的人。虽然“大体老师”们不直接传授知识,但他们所起的作用却是任何一个老师都无可比拟也无法替代的。

他们不仅是生命的结束,更是生命的延续;他们用他们的身体教会医学生们人体的结构,告诉医学生每一条脉管的走向,每一个器官的位置、形态。他们,就是遗体捐献者。

2019年11月15日到12月1日,浙江大学的学生们陆陆续续采访了近三十名遗体捐献者家属。透过他们的口述,我们了解到了那些令人尊敬的“大体老师们”。有的是经历过枪林弹雨的抗战老兵,有的是用一生来践行“仁心仁术”的浙大医学院老学长,还有的是兢兢业业地为人民服务了几十年的老村委书记……然而抛去“大体老师”的光环,大部分的他们,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人,他们或许曾是经常活跃在小区居委会的热心大妈,或许是在国企中的一颗“螺丝钉”,又或许是忙于家中的柴米油盐和一切琐碎事务的家庭主妇。

▲荣获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的尹增祯先生

▲国立南京大学机械系留影,前排中间为金杰先生

▲毕业于浙医大的徐若谷先生

“生前也没做太多的事情,身后希望能尽可能地为社会做些贡献。”当问起家属捐献者为何捐献遗体时,很多家属给出了这样的回答。值得一提的是,也有很多家属表示自己非常支持家人的决定,并且自己也签署了遗体捐献协议书。

纵然普通,却不平凡。

他们是在无情的病魔降临时坚强而努力生活的人,是面对命运的不公却选择乐观面对无私奉献的人。同样是面对不可避免的死亡,他们更多考虑的是:“我还能为社会做些什么?”

本次志愿者活动中

志愿者们也写下了自己的感想

“从土葬到火葬再到器官和遗体捐献,这是一个社会的观念转变,需要我们的不懈的宣传。”——吴灿烂

“一个生命,悄无声息地随流水而逝去,也正如流水一般,绵延不息,永存于我们的心中。”——蔡书奇

“遗体不同于其他遗物, 它有过生命, 承载了人类或深或浅的各种经历和情感。它是一个人生前人格的延续, 应该被尊重。而在采访后,我认为影响遗体捐献的根源所在是封建迷信思想,而机构不健全、立法不完善以及情感因素是影响遗体捐献的重要原因。只有当我们解决了这些问题后,才能让遗体捐献更好地为大众所接受,也能让遗体捐献者的家属更好地为大家所接受!”——贾锐

志愿者采访过程

▲志愿者与受访家属合影

▲家属在阅读志愿者们带来的感谢信

纵然生命已悄然逝去,却将永远被人铭记。

“大体老师”们将医学的“真”,提升到无私奉献的“善”与大爱无疆的“美”之上,诠释了“人道、博爱、奉献”红十字精神的最高境界。我们应该永远缅怀他们,这是一种对生命的礼赞。正如红十字会颁发的遗体捐献者的荣誉证书上所言;“……这种高尚的人道奉献精神,永远受到世人的尊敬和赞扬。”

采访的其中一名遗体捐献者家属提供的证书照片

方生方死,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能决定生命的长短。

无言有情,那么至少,我们可以让它变的更有意义。

再次向每一位“大体老师”致敬。

(资料来源:浙大医进会)